您好!歡迎訪貴州中貴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!!

聯系郵箱:

3413989025@qq.com

聯系電話:

0851-85727677

13885008851

聯系地址:

貴州雙龍航空港經濟區

>
>
>
節能減排形勢依然嚴峻 專家:大力發展第三產業

新聞中心

誠信引領未來,品質成就卓越;認真務實,創新發展

資訊詳情

節能減排形勢依然嚴峻 專家:大力發展第三產業

【摘要】:
荏苒冬春謝,寒暑忽流易。一彈指間,“十一五”僅余下區區半載。?  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源消耗降低20%左右,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減少10%,生態環境惡化趨勢基本遏制……?  這是“十一五”規劃綱要提出的一項發展目標,更是政府對人民所做的莊嚴承諾。?  在過去4年多的時間里,政府推進節能減排的努力有目共睹,成績有目共睹,困難亦是有目共睹。?  而今,一個牽引著全國乃至全球目光的問題是——半年后,這些承諾

荏苒冬春謝,寒暑忽流易。一彈指間,“十一五”僅余下區區半載。

 

  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源消耗降低20%左右,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減少10%,生態環境惡化趨勢基本遏制……

 

  這是“十一五”規劃綱要提出的一項發展目標,更是政府對人民所做的莊嚴承諾。

 

  在過去4年多的時間里,政府推進節能減排的努力有目共睹,成績有目共睹,困難亦是有目共睹。

 

  而今,一個牽引著全國乃至全球目光的問題是——半年后,這些承諾能否如期兌現?

 

  “十一五”承諾能否兌現

 

  “我們這棟大樓里所有的能耗都來自水泥窯:我們用水泥窯的余熱發電,我們用水泥窯廢氣中的熱量來供應熱水。”安徽海螺水泥股份公司副總經理何承發對記者說,“去年我們光余熱發電就達到32億千瓦時,為企業帶來了豐厚的經濟效益。”

 

  在政策鼓勵下,節能減排蔚然成風。在鋼鐵、有色金屬、建材等高耗能行業,節能減排已成為不少企業的自覺追求,并為國家完成“十一五”節能減排指標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貢獻。

 

  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解振華介紹,經初步核算,“十一五”前四年,全國單位GDP能耗下降14.38%,節能約4.5億噸標準煤;化學需氧量排放量下降9.66%,二氧化硫排放量下降13.14%。

 

  “我們扭轉了‘十五’后期由于工業化、城鎮化加快發展出現的單位GDP能耗和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上升的趨勢。這些成績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贊譽。”解振華說。

 

  當前的成就讓我們自豪,但與單位GDP能耗下降20%的預期目標相比,差距依然不小。

 

  2010年,這將是節能任務非常艱巨的一年。

 

  而更讓人焦慮的是,今年一季度,由于高耗能行業快速增長,一些落后產能死灰復燃;經初步核算,全國單位GDP能耗不但沒有下降,反而上升3.2%。

 

  時不我待,只爭朝夕!要實現20%的節能目標,必須痛下決心,迎難而上,重拳出擊!

 

  “目前,政策效果初步顯現,節能減排形勢已經有所轉好。”解振華說,“但形勢依然非常嚴峻,我們不能有絲毫放松,要確保節能減排目標不折不扣地按期完成。”

 

  為何減排容易節能難

 

  在節能減排的三項主要考核指標中,雖然“節能”指標尚不容樂觀,但兩項“減排”指標中,二氧化硫減排目標已提前超額完成,化學需氧量減排目標也勝利在望。

 

  “減排”與“節能”,一快一慢,一易一難,發人深思。

 

  “節能比較難,這與我們的能源結構有關系。中國多煤少油,而且長期的發展已形成了一定的路徑依賴,一時很難改變。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說。

 

  清華大學教授何建坤認為,當一個國家處于重化工業發展階段時,GDP能源強度會呈上升趨勢。以韓國為例,從1971年到1997年,其GDP能源強度上升了45%。如果中國沒有采取強有力的節能減排措施,“十一五”期間中國的單位GDP能耗可能會繼續上升。

 

  李佐軍說,金融危機的爆發事實上也妨礙了去年的“節能”工作。在2007年和2008年,我國單位GDP能耗分別下降4.04%和4.59%;而2009年,在“保增長”的壓力下,一些重化工項目紛紛上馬,致使當年單位GDP能耗僅下降2.2%。

 

  專家認為,相比于“節能”,“減排”之所以進展更快,或許得益于“減排”工作的易于操作。

 

  “以二氧化硫為例,我們能提前超額完成二氧化硫減排任務,一個重要原因是國家通過‘上大壓小’,關停了不少小火電;而且電力企業多是大國企,比較‘聽招呼’。所以這幾年電力行業二氧化硫減排效果非常顯著,抵消了其他行業二氧化硫排放量的增長。”李佐軍說。

 

  鑒于“減排”目標進展較快,環保部部長周生賢表示,2010年二氧化硫排放量力爭比2009年再削減40萬噸,化學需氧量減排在完成“十一五”目標的基礎上,力爭再削減20萬噸以上。

 

  “雖然減排成效比較顯著,但國家要切實采取措施,防止地方在統計上弄虛作假。”原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趙章元說,“現在一些企業雖然也建了污水處理等環保設施,但往往只是個擺設,檢查團來了就開著,走了就停掉。一些小火電改成了垃圾焚燒廠,但它們依然大量使用煤和油來發電,依然在排放二氧化硫。”

 

  以體制改革促經濟轉型

 

  打好持久戰,必須有相應的戰略和戰術。然而,一個不必諱言的事實是,“十一五”以來,我國在節能減排上取得的成績,更多的是依靠簽責任狀、大檢查等行政手段;這些手段能否作為推動節能減排的長久之計?

 

  “行政手段當然不是長久之計。我們傾向于采取行政手段,主要是因為我們對行政手段輕車熟路,而且行政手段見效快。”李佐軍說,“從長遠看,我們還是得依靠市場和法律手段,但現在它們的基礎還很薄弱。”

 

  趙章元則認為,中國其實并不缺少法律,我們有節約能源法、可再生能源法、清潔生產促進法、循環經濟促進法、環境保護法等等一大批法律,但問題是執行情況都不太理想。

 

  “現在的情況往往是有令不行,不守規矩的企業沒人管,結果就是守規矩的企業吃虧。”馬鋼集團副總經理惠志剛說,“一些小鋼廠不上環保設施,產品成本低,反而有一定市場。”

 

  趙章元認為,要改變有法不依的現狀,關鍵是理順執法體制。比如,現在環保部門是地方政府的組成部門,如果地方領導要保護污染企業,環保部門就不敢有所作為。假如環保系統采取垂直管理體制,人事、經費都獨立于地方政府之外,情況就會好得多。

 

  “從更長遠的角度看,要推進節能減排,根本上還是要調整經濟結構,大力發展第三產業,不再走過于依賴投資、依賴重化工業的發展道路。”北京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說,“但要改變投資驅動型增長模式,就必須深化體制改革,為服務業創造更好的發展環境,讓地方領導真正把民生而不是GDP放在第一位。”陳玉明 鄭曉奕

最近比特币暴涨
排列三未开号码查询 桑普多利亚对阵ac米兰 apex英雄pc有中文语音吗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分析 劲爆体育篮球比分 莱加内斯vs莱万特 apex英雄配置要求 抢劫银行彩金 君博国际线上娱乐城 比特币走势图2018